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最快更新曲线升迁:权道情谋最新章节!

    申一甲回到病房,来到于纯虹的近前,她睁大眼睛看着他,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纯虹,不舒服吗?”申一甲问。

    “疼……”于纯虹的声音很冷。

    “你哪儿疼?”申一甲问。

    “心疼。”于纯虹闭上的眼睛。

    申一甲傻眼了,他似乎猜到于纯虹想对他说什么了。他转身看了陪护一眼,他能说什么呢?这个陪护是人大的干部,不可能不知道姜震东和于纯虹的关系,他可是姜震东的女婿啊!

    “你们两个,留一个就够了。”于纯虹说。

    申一甲明白于纯虹的意思,她有话想对他说,她想单独和他在一起。

    陪护在床对面看着申一甲:“申秘书你回去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申一甲果断地摇头:“姜主任让我多陪纯虹阿姨一会儿,下午我还要找医生聊聊。”

    他特意把阿姨两个字说得很重,免得陪护多想。

    陪护也很坚持:“我姜主任点名把我要来护理于科长的,我肯定不能走,再说我也不敢走啊!”

    申一甲轻轻地点头,冲陪护笑了笑,要是一般心眼多的人,听了他的话,肯定就回避了,可是她却很固执,很负责,真是很难得。

    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申一甲站起身来,准备支走这个陪护:“我去看看大夫来没来,你要不要去找一下护士,问问有下午有没有药?”

    申一甲这一招果真奏效了,陪护看了看闭着眼睛的于纯虹,跟着申一甲出了门。他往远处指了指,领着陪护又来到了走廊尽头,陪护一直跟在他的后面。

    “你回去吧。”申一甲直接下了逐客令,“刚才姜主任交待我,把于纯虹的病情告诉她。我可能要和她深聊,好好开导她一下,估计至少得一下午。”

    “噢,我明白了,那我现在就走。”陪护说。

    申一甲告别陪护,独自回到了病房。于纯虹睁开眼睛看了看,又闭上了。他想着可能马上就把病情告诉于纯虹,心里一阵战栗。

    他发现于纯虹的头上亮晶晶的,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层细汗。他立刻拿起被角的纸巾,在她的头上、脸上轻轻地沾着。细汗很快被擦掉了。

    于纯虹睁开了眼睛,又闭上了。申一甲发现,她的眼角湿润了,两颗泪珠顺着脸庞滑了下去。

    “一甲,谢谢你来给我送饭。”于纯虹忽然说话了,“以后你就不用来了,太麻烦了,医院里有现成的饭菜,我随便吃一点就行了。”

    “不麻烦,你要是愿意听的话,我会天天给你送。”申一甲在床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你坐得离我稍微远一点,姜震东看到会不高兴的。”于纯虹说。

    申一甲无奈地笑了:“姜主任让我留下来的,让我陪你说会话。”

    “你也学会说说谎了,他不会让你陪我说话的。”于纯虹说,“他哪点都好,就是不喜欢我和男人说话。”

    “真是姜主任让我留下的。”申一甲说,“他下午不能陪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了,要下班以后才能过来,他让我去找医生谈一谈。”

    “她知道我得了什么病,可就是不告诉我。”于纯虹目光黯淡,“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我恐怕不行了。”

    申一甲听到于纯虹的话,感到很意外,她也不糊涂啊,心里对自己的病似乎有所预感。

    “每次大夫和护士进来,都会看我的胳膊,还有腿。”于纯虹轻轻撸起了自己的袖子,露出了胳膊,白皙的皮肤上有一些红色的斑点,“这说明什么?这说明他们都知道我得了什么病,只是不想告诉我。”

    申一甲的目光下移,落到了她腕上的那只手镯。他拿起她的手,仔细看了看那只手镯,没错,就是他给她买的。

    于纯虹的手轻轻挣了回去:“小心让别人看到。”

    申一甲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顿时心如刀绞。这双手他太熟悉了,熟悉到每一个纹络,如今,他再也不能随便地拿起这只手了。

    他从口袋里取出那只手镯,打开了两层包装,然后拿起她另一只手,准备给她戴上,不料于纯虹的手缩了回去。

    “你不要这样。”于纯虹说,“想说什么,你就说吧,我听着呢。”

    申一甲觉得于纯虹可能没有看到这只手镯,而是以为他要拉她的手,否则她不会如此抗拒的。他再一次抓住了于纯虹的手,她只挣了一下,就放弃了。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经常这样抓她的手,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