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几个人按住林景年的头,往水桶里按,林景年屏住呼吸,头上的手加大用力,头碰到桶壁,惊痛之中,水灌进嘴里。

    “唔…唔…”林景年挣扎,鼻腔口里无法呼吸,感觉到越来越痛苦,却突然被人拉住头发揪了起来,面向对面的人。

    坐着的男人,翘起一条腿,愉悦的看着她,“林大小姐,舒服吗?”

    林景年大口大口的呼吸,“咳咳…咳…咳…顾…赢天,你这个混蛋!”

    “混蛋?”顾赢天低头笑了,嘲讽她,“呵,现在觉得我是一个混蛋了,别忘了你当年有多爱我这个混蛋!”

    “当年你的父母不让你和我在一起,你还不是上赶着我这个混蛋,瞧瞧,你多贱!你不知道吧!那时候我就想,这女人得多贱,才会让男人带着她私奔!”

    顾赢天嘲讽的脸,讥笑的口吻,一点点凌迟林景年的心,她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原来她对他无悔的爱恋,在他眼里竟是如此的不堪。

    “顾赢天,你无耻!”

    林景年的眼里带着恨与愤怒,可是顾赢天想,她凭什么恨,她,林家,害得他家破人亡,该恨的人不应该是他吗?

    顾赢天点燃一根烟,烟雾缭绕,看不清男人的脸,只听到冷冻如霜的残忍,“骂吧!接着骂,过了今天你就骂不出来了!”

    “林景年你还不知道吧!林家大概很快就要改姓顾了,我手里已经掌握了林氏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现在,我才是最大的股东,只要我一出手,你猜你父亲会不会也被逼的自杀,你母亲又会不会死在我手上?”

    顾赢天轻轻松松的说出这这段话,玩味的看着她。

    可是林景年却被怔住了,她愣愣的说,“怎么可能?”

    “你胡说,我不信!”

    顾赢天站起来,手指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看了她一眼,背过身去,笑,“林景年,不信,我们就来试试。”

    顾赢天转身离去,林景年却猛的抬头,看着他绝尘而去的背影,眼泪不受控制的滚落。

    屋外传来一阵凌乱的声音,走廊上很快就被洒满了汽油。

    男人最后看了一眼那被锁住的房门,低声说,“点火!”

    所有的人站在屋外,浓烟从屋里冒出来,几分钟过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火焰越来越大。

    三分钟。

    五分钟。

    十分钟。

    顾赢天喑哑而低沉的声音才响起,“进去灭火。”

    一行人这才冲进去,林景年的房间被大火围绕。

    林景年的衣服已经着了火,身上又被铁链锁住,只能听到她撕心裂肺传来的尖叫声。

    “啊!…啊!…啊…!!”

    一个柱子掉落下来,砸在她的身上,林景年倒在地上。

    几乎全身都被点燃的林景年,痛苦的尖叫着,不停的在地上打滚。

    顾赢天进来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他冷漠的,高高在上的,冷眼看着她的痛苦与挣扎。

    一双满是绝望与悲伤的双眼穿透层层火焰,透过火光直直的望着他,那里面有顾赢天看不懂的祈求,哀伤与希望。

    林景年匍匐在火光中,一点点的往他面前爬,还有她撕心裂肺的尖叫,“啊!…救我!赢天!救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