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还没有爬到他的面前,脚上的铁链就拽住了她,她的眼里全是泪水,“赢天,救救我!我好疼!”

    大火被熄灭,林景年被严重烧伤,秘密送往医院。

    医院的走廊里,顾赢天背靠着墙壁,脑海里一遍遍回放的是林景年那凄凉而又绝望的眼神。

    这样的眼神这五年来,他从没有在她的眼里见过。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谁阻挡他报仇,他就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手术过后,病房里,林景年整个人被缠上了绷带,像个木乃伊一样的睡在哪里。

    顾赢天站在病房门口看着里面躺着的人,思绪竟不觉飘远。

    林景年是林氏的总经理,A市最了不起的女人,可是她遇到了他。

    他用尽一切手段得到她的心,让她抛弃一切和他在一起。

    他们偷偷领了证,很快她就发现了他的不对,最后被他关起来。

    他也不知道在这场阴谋中,他们到底谁付出的更多,但是他知道他从不后悔所做的一切。

    “顾先生,您夫人身上的伤并不是很严重,可是脸部烧伤却很严重。”医生站在病房外对他说。

    烧伤了脸吗?

    顾赢天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再抬头时,眼底早就清明一片,不在乎的口吻,“脸毁了?那就让她换张脸!”

    几天后, 林景年醒来的时候,只有紧张和害怕,不管谁靠近她,她都吓得瑟瑟发抖。

    “火!好大的火!”

    “救命!救命!”

    她突然抱起她的头,似摸到了脸上的绷带,尖叫,“脸?我的脸,我的脸好疼,镜子,我要镜子!”

    几个护士根本拦不住她,医生进来,“让人按住她。”

    林景年被死死的按着,医生这才说话,“林小姐,你的脸因为火灾,烧伤面积较大,几乎已经毁容,我们建议您最好做整形手术。”

    “您的丈夫,顾先生已经同意了。”

    医生话才说完,林景年就挣脱了护士的手,一下子扑过去,掐住医生的脖子,使劲的摇,“你说什么?我丈夫?是谁?顾赢天?他同意?他有什么资格同意,我不要做!我就是我,我不答应!”

    “是…是顾…”医生没想到林景年的情绪会这么激动,还想搬出顾赢天。

    林景年一把推开他,爬下床,“我要镜子,给我镜子!我不需要整容,我很好。…”

    “给她镜子!”一道有力的男声从门口传来。

    “咳…咳…顾先生,你来了。”

    “医生!你们先出去吧,我来和我太太商量。”顾赢天对医生说到。

    “哐当!”一声,一面镜子被丢到林景年的面前。

    顾赢天冷笑,“不是要照镜子吗?”顾赢天把镜子举到她面前,按住她的头,“来,想看就看个够!”

    粗鲁的手,一点点的揭开她脸上的绷带,冷笑着,“来,来,不是想看吗?我就让你看。”

    一张血肉模糊的脸,根本无法分辨出原来的样子,赫然出现在镜子里。

    “啊!”林景年被镜子里的人吓到了,哆嗦着,惊叫,“这是谁?这不是我。”

    “不可能,我不信!”眼泪划过丑陋的脸颊。林景年不敢相信。

    顾赢天站起来,冷冷的说,“怎么样,很可怕吧!你现在的样子就是你的真实写照,在我心里,你本就是如此丑陋!”

    “林景年,我已经为你安排好了手术,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我会把你送到你父母面前让他们看看他们的好女儿如今是什么下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