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顾赢天没想到事实摆在眼前,林景年居然还敢说谎,一个耳光打上去,暴怒的说。

    “林景年,你这个无耻的女人,居然敢骗我,早就如此肮脏不堪,当初还敢跟我说你是处女,在我之前没有任何别的男人。你骗我!”

    当年顾赢天问过她,可是她一脸娇羞的说除了他从没有爱过任何男人。并且她还提出偷偷领证的要求。

    “是啊!我就是骗你的,而我也成功了不是吗?顾赢天你说,如果你父母要是知道你娶了我,估计埋在地下都恨不得起来打你几耳光吧!”林景年苦笑却毫不畏惧的看着他。

    “这么说你是承认你和别的男人睡过!你这个贱人!脏货!”顾赢天愤怒的着死死的捏住她的脸颊,语气却充满了危险。

    林景年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渐渐的蒙住了她的眼睛,湿润她的心,寒了她的体,“对!你说的都对,我就是骗你的,我可以承认。”

    如果这是他希望的答案,她可以承认。

    反正她是否承认并不重要,因为只要是顾赢天心里认定的东西,她知道就算她怎么解释都没有用。

    就如当年的事…

    顾赢天立刻嫌恶的从她的身上翻身而起,好似碰了什么脏得不得了的东西,转头恶狠狠的说,“林景年,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这么脏,你这个婊子!”

    可是心还是不甘!

    他居然被她骗了这么久!

    他突然靠近,凑近她的脸庞,英俊的脸庞满是看好戏的嘲弄与厌恶,“林景年,你害死我的家人,又设计我娶了你这么个脏货,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他像是来自地狱,“你等着,我会,慢慢折磨你致死!”

    林景年愣愣的听着他说完,突然大笑起来,手指抚摸他的脸颊,痴痴的看着这张她爱了那么多年的男人,“是吗?有本事你就来吧!”

    他还有什么本事都尽管使出来,五年她都熬过来了,现在她什么都不在乎了。

    “林景年,你真叫我恶心!”

    林景年毫不在乎的回怼,“彼此!彼此!”

    顾赢天眯了眯眼,“既然如此!明天你就给我到顾氏上班,我让你每天对着我,恶心个够!如果你不来,林氏马上就会分崩离析!”

    顾赢天一把推开她,没了心情继续搭理她,好像多看她一眼,都会脏了他的眼睛,顾赢天穿好了衣服摔门离开。

    第二天,林景年站在顾氏集团的门口,抬头看向天空,五年了,她终于还是出来了。

    她偷偷去看了父母,他们还好,只要他们没事,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只是她不懂,他手里的股份明明马上就可以让林氏改姓顾,可是他却没有这么做,但是不管他想做什么,她都只能服从。

    林景年走进顾赢天的办公室,他正低头办公,抬头看她一眼,“把门关上!”

    林景年把门关上,人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被顾赢天拦腰抱起,放在办公桌上。

    “呲拉”一声,顾赢天从她的领口处撕开她的衣服,低头吻了上去。

    林景年本想使劲推开他,可是想到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放弃挣扎…

    林景年看着顾赢天冰冷的脸,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掉落,浸湿她的心。

    她握紧拳头,咬紧嘴唇,身体往后倾微微的颤抖,用力的摇了摇头,想说什么却哽咽着,好似喉咙被卡住一样,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顾赢天顿时不耐的皱了皱眉,手在她的腰间用力的掐了一把,“哭什么?又不是第一次,一个荡妇而已,你还矫情什么?”

    林景年的眼泪流个不停,顾赢天顿时失去了耐心,一把推开她,指着门口怒骂,“一个贱人,还真当我非你不可?滚出去!”

    林景年摇摇晃晃的准备出去,听到顾赢天说,“哦!对了,像你这么脏的女人,以后就在公关部上班吧。”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