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包厢里,当这个秃顶的老男人的手第五次摸上林景年的大腿。

    林景年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顾赢天要帮她整容,放她出来。

    原来正如他所说,他就是为了折磨她,他要用这种方式来侮辱她,他就是要让她活着在这世上,受尽侮辱与不堪,以此来报复她。

    呵,他的报复还真是别出心裁!

    林景年感觉到冷,发自内心的冷,她爱上的竟是一个魔鬼。

    林景年被老男人看上了,顾赢天很是大方,“周董,今晚就让林小姐陪你多喝几杯。”

    “还是顾老弟大方!”油光满面,满是脂肪的男人猥琐的笑着道谢。

    林景年心里一阵恶心,可是她别无选择,顾赢天越是要折磨她,她就越要笑给他看!

    林景年可是曾经A市最会谈生意的女人。

    她莞尔一笑,“王总说笑了,能陪王总喝几杯是景年的荣幸!”

    话音一落,仰头就喝完杯中的酒,还有一滴从嘴角滑落,在忽明忽暗的顶光下,配着这张极其美丽的脸庞,妖艳极致。

    顾赢天看到这一幕,心中怒气翻腾,果然是贱人,勾引男人总有一套。

    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事情总算谈完了。

    出门顾赢天转身就走,林景年追上去,靠得近了,顾赢天立刻暴怒,“离我远点!果然是贱人!”

    林景年怔在原地,热泪滑落…

    回到家里,林景年跟在身后。

    顾赢天回头看着她,嘴角扬起一丝嘲讽的笑,松了松领带,“死在哪里干什么?还不赶快过来扶我!”

    林景年这才急忙过去扶他躺到床上,给他脱了鞋,又去脱他的衬衣…

    突然顾赢天一把握住她的手,一个翻身,在林景年的惊叫声中压在她的身上。

    一个低头,狠狠的吻了上去,死死的碾压她的唇,暴虐又凶狠,林景年吃痛叫,“赢天!疼!”

    顾赢天好似没有听到似的,动作更加凶狠…

    “赢天,你醉了!”

    突然顾赢天一把揪住她的头发,英俊的五官此刻没有一丝的温柔,满是狠戾,“闭嘴!谁准你叫我的名字!我确实是喝醉了,不然你以为你这么脏我还能下得去嘴?”

    顾赢天用力的拽她的头发,提起她的头,四目相对,冷笑,“怎么样?林景年!你幸福吗?嫁给我这五年?这样的婚姻生活你幸福吗?被我关了五年,换了张脸,被老男人摸来摸去,幸福吗?啊?”

    “贱人,你这个罪魁祸首,说话啊,说啊!”

    林景年头皮痛得发麻,眼睛里泪花在打转,却沉默,只是看着他。

    他猩红着眼,眼里是对她的恨意,脸上是愤怒的寒光似乎她不说他就不会罢休。

    “贱人,快说,你幸不幸福!”

    “幸福啊!顾赢天,我挺幸福的,我为什么不幸福呢?为什么不呢?”林景年冷笑着反问。

    “痛苦的不是一直就是你吗?是你一直活在报复与仇恨之中。我没有害任何人,我问心无愧,我本就应该幸福!”林景年直视着他,眼神没有半分闪躲。

    顾赢天却突然推开她,有些狰狞的面孔,嘲讽而又讥俏,“装!接着装,林景年,你真是我见过的最能装,最做作的女人!”

    害死他母亲,还敢说自己问心无愧,比她能装的女人有几个?

    “是吗?我该把这当成是你的夸奖吗?”林景年苦笑着问。

    “如果你这么想,我倒是很乐意,毕竟像你这种无耻的女人,我只见过你这么一个。”顾赢天无比厌烦的说。

    林景年的眼泪终是滑落了下来,悄无声息的滚落在看不见的角落里…

    “是吗?那你可得多看看我。毕竟我是少数。”

    “你…”顾赢天顿住,恼怒的看着她。

    看着面前这个泪流满面,却依旧笑得如此难看的女人,不知为何,顾赢天的心里全是怒火,只想撕开她这张虚伪的脸…

    他要让她哀求,让她痛苦,让她后悔,他一想到那种场景,就莫名觉得兴奋,果然,他就是这么讨厌她…

    顾赢天冷冷的笑,“你这不哭不笑的是什么死人表情,你要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