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顾赢天一把捏住她的脸颊,往上用力,“来,笑,笑得开心一点,我看你刚才的笑太僵硬了,一点也不真诚。”

    顾赢天的手很用力,而林景年并没有反抗,任由他撕扯她的脸颊…

    顾赢天低头撕咬她的唇,再次放开,红色的血染红她的唇,犹如夜间盛开的红玫瑰,红得惊心动魄…

    而他犹如恶魔,想要把她带往地狱,“你不是觉得幸福吗?你觉得幸福?那我就让你好好幸福?记住,这种幸福,只有我能给你…”

    凶残而又暴虐,没有一丝的疼惜,林景年犹如晃荡的芦苇,被一根根折断…

    男人餍足之后摔门离开…

    …………………

    一个月后,林景年吐了,很严重…

    因为她怀孕了!

    林景年拿出手里的报告递给顾赢天。

    顾赢天看着手里的报告,怀孕两个月,怀孕两个月!

    顾赢天暴怒的撕掉手里的东西,眼中波浪翻滚,淬瞒寒冰,“谁准你怀孕的!”

    他一把揪住她的衣领,暴怒,“林景年!谁准你怀孕了?啊?打掉!你要是敢把孩子生下来,我要你的命!”

    林景年本是满怀期待的心,听了他的话,心神一震,惊恐的睁大了双眼,难以置信,“顾…顾赢天,你说什么?”

    “我说!让你把孩子打掉,你听不懂吗?”顾赢天又一次冷漠的说道。

    “这是我的孩子,你凭什么把他打掉?”

    “啪!”一个耳光,打得林景年耳朵嗡嗡作响。

    顾赢天眼睛里全是寒霜,咬牙切齿,几乎咬碎牙龈,带着嗜血的狠戾,“现在!立刻!把这个孩子打掉!”

    林景年猛的抬头,眼泪簌簌的下落,犹如源源不断的河流,似乎要把所有的眼泪都流干才肯罢休!

    “不可能!…”

    又一个耳光过去,“闭嘴!”

    “林…景…年…”手捏住她的脖颈,一点点加大用力,顾赢天的愤怒烧灼林景年的心。

    “我娶你,已经脏了我顾家,你现在还想怀孕?”顾赢天怒骂!

    泪珠滑头,“那你为什么要碰我!”林景年尖叫!

    “但是我没有让你怀孕!”顾赢天狂怒的嘶吼。

    “现在,这个孩子必须打掉!”

    顾赢天几乎要吃了她,咬牙切齿,“像你这种女人,根本不配,你最好给我把这个孩子拿掉!”

    “不!我不同意!不行!顾赢天,你要是敢拿了我的孩子,我杀了你。”林景年尖叫的撕扯他的手。

    顾赢天一把扯住她的手腕,憎恨的看着她,“林景年,你的孩子?没有我,你能生吗?我告诉你这个孩子就是个罪人,你就是生下来,我也不会认。”

    “更何况你知道娶了你这个贱人,我有多少次午夜梦回都恶心不已,现在你还要生一个你的孩子来恶心我,玷污我顾家,你觉得可能吗!”

    这一声声话语犹如几百万淬满了毒液的箭,一支支刺进林景年的心,直到万箭穿心。

    林景年不停颤抖着薄唇,他是魔鬼!

    “顾赢天,想要拿掉我的孩子,你做梦,除非我死,你不要他,那是你的事,我的孩子谁也别想碰。”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