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林景年一个用力使劲推开顾赢天,一下不小心从病床上跌落下来,可是她一点也不在乎,一手捂着肚子,站起来往外跑,“这是我的孩子!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他。”

    顾赢天冷冷的看着,“林景年你别妄想了,我不会让他出生的!”

    林景年脑袋一昏,又栽倒在地上,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掏空她的心,她感觉自己开始不能呼吸。

    和顾赢天曾经的一切,如放电影一般在脑海里一幕幕闪过。

    她不懂为什么他们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来人,给我把她拖进手术室!”顾赢天开口下令。

    外面突然进来几个人,拉起地上的林景年就往外拖。

    林景年嘶吼着踢打,“你们是谁,滚!”

    “滚开,别碰我!这是我的孩子谁也不许伤害他!”

    “拖出去!”

    “不,不行!”林景年往顾赢天的方向挣脱,一下扑过去,往前爬,摸到顾赢天的裤腿,为了孩子,她妥协,“赢天,你听我说,求你,这是我们的孩子!不要打掉他。”

    顾赢天冷漠的看着她,不为所动, “这就是个孽障!”

    “不是!他是你的孩子!是我们的孩子!”林景年尖叫。

    有人过来架住她,她挣扎着,声音吼到嘶哑,已经奔溃,她把头磕到地上,发出阵阵声响,“求求你,留下他,求求你,留下他,求求你!…留下他…留下…”

    她仰头,看不见他的面容,脸色苍白虚弱,满脸泪水,一双失去希望的眼睛,迷茫,绝望,“顾赢天,我不爱你了!我错了!我真的知错!”

    她不停的磕头,跪在他的面前,卑微,哀求,“求求你,我错了,我知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不敢再爱你了,只求你看在当年我为你放弃一切的份上,放过这个孩子!”

    “我…我可以离婚,我们马上离婚,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我承认,当年伯母的事都怪我,是我不好,是我害死了她,你想要把我怎么样都可以,求你让我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生完孩子我就马上自首,只要我一生下他,我马上去,只求你别拿掉他!”

    顾赢天冷冷的看着,看着林景年额头殷红的鲜血,他只是冷笑,如此残忍又绝情,“林景年,现在不管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我说过,我会让你和林家付出代价,难道你还不懂吗?”

    “你听清楚,和你有关的一切都不该活在这世上,因为你的命早就不是你的!”

    林景年一震,眼泪挂在睫毛上,一张精致的脸,此刻只剩狼狈和害怕,嗓子痛得几乎发不出声来,“为…什么?他只是一个孩子!”

    顾赢天蹲下去,手指划过她的脸颊,轻轻的挽起她垂落的发丝,笑容嗜血,“我早就说过,要让你为我母亲偿命!”

    顾赢天一把甩开林景年,又一次残忍绝情,冷笑,“林景年,孩子是我的。可是你又有什么资格生下他?贱人怀的贱种,我顾赢天会要?”

    林景年脑袋翁的砸开来,有什么东西在心里轰然倒塌,声音涩然惊颤,“顾赢天!我恨你!”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