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哀怨而绝望的声音响彻整个医院…

    林景年躺在手术台上,轻轻的闭上双眼。

    顾赢天,爱你折断了我的翼!

    但愿来世,再也不要爱上你!

    我们之间原来一直都是错!

    安静的手术室,只听到手术刀的声音,和那人几乎没有的呼吸…

    顾赢天站在原地,脑袋里全是刚才那个女人绝望的表情,那声声哭泣及最后的诅咒。

    饶是他的装得如何平静,可是微微颤抖的手指也泄露了他内心的震惊,他想林景年怕是疯了吧!

    他急躁的去抽口袋里的烟,点燃,烟圈环绕,遮住了他的脸,慢慢隐去脸上的神情。

    林景年害死他的母亲,林家害得他家破人亡,这是他心里永远的伤痛,多少个日日夜夜,他在黑暗中醒来。

    每一次他一想到母亲死时说的话,他都恨不得杀死她,母亲吐出满口的鲜血,紧紧抓住他的手说,“答应我一定要替我报仇,是…林家做的…是林景年那个贱人害死了我!”

    他母亲的死还历历在目,他怎么敢忘,如果他的父母地下有知,知道林景年怀了他的孩子,也一定会气疯吧!

    他顾赢天怎么能做出如此不孝之事!

    他们之间隔着的是血海深仇,是一个死结,怎么可能解开!

    从她害死顾母的那天开始,他们就注定只能是仇人!

    她是他的仇人,面对仇人他绝对不能心软。

    这都是他们欠他的,他们应该还。

    几天过后, 林景年的病房,嘴唇干裂,面色苍白,她痴痴的看着外面,回想这几年,她早该死心的,可她就是执着…

    如果当初她肯听父母的话,如果她当初不是那么相信他,如果她不是那么爱他,是不是结局就会不一样?

    顾赢天和一大群医生来了, 林景年这才回神,平静看着所有的人,又冷笑的看着他,脸上的笑如此悲凉绝望。

    她冷笑着问,“顾赢天,你还想怎么样呢?”

    顾赢天表情难辨,脸色深沉,盯了她一会才说,“林景年!我们的游戏到此结束了。”

    林景年依旧笑。

    顾赢天沉声说, “既然我等不到你承认你就是凶手,那我就决定不等了,我对你已经没了耐心。”

    “但愿从此以后,我们再也不用见面”。

    顾赢天背转过身去,声音仿佛隔了一个世纪那么远才传到林景年的耳朵里。

    他说,“从今以后,林景年,你就去精神病院待着吧!”

    半响, 林景年仰天大笑,好似听了天大的笑话。

    她确实是病了,如果不是有精神病,又怎么会指望把一个魔鬼拉回正途。

    爱上一个没心没肺的人,她确实是有病!

    这段感情,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而他用尽了所有的恨。

    是她一直执迷不悟,才造成如今的悲剧。

    她不怪任何人,怪只怪她识人不清,如果再有一次机会,她不会这么傻,也绝不会再爱上他。

    “顾赢天,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

    “林景年,我顾赢天,上天入地,这辈子从不做后悔的事!”

    林景年被强制送往精神病院,成为一名精神病患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