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一年后。

    顾赢天作为林氏最大的股东,成功入主林氏,将林有青,林景年的父亲逼下台。

    一个月后, 林氏宣告破产,但是由于很多业务都是林有青在位时的签的案子,最后林父欠下大笔的债务,于家中自杀。

    母亲被逼心脏病复发住院,顾赢天出现在病房里,林母看到来人,差点没气昏过去。

    “你给我滚!”林母捂着胸口对于顾赢天怒骂。

    顾赢天冷笑,“你以为我很想来吗?我不过是代替你女儿来看看你。”他故意这么说到。

    果然林母一听,“女儿?景年?你知道景年在哪?”

    “当然知道。她是我的妻子,自然是在我的家里。”

    “什么?”林母震惊的瞪大了双眼。“怎么可能!”

    顾赢天嘴角扬起诡异的笑容,“为什么不可能。知道为什么你们找不到她吗?因为她一直在我身边帮我,她根本不想见你们,对于你们这种利欲熏心的父母她很失望。”

    “而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股份?是她给我的。她爱我,支持我做的一切。今天也是她让我来的,就当替她见你最后一面。”

    “你…你胡说八道,我女儿怎么可能嫁给你这种人,你…”林女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顾赢天摇摇头,“景年说你不会信,看来是真的,我这里有一张我和景年结婚时拍的照片。”

    顾赢天把手机递到林母的面前,照片中两人都笑得很开心,洁白的婚纱映照她幸福的脸。

    林母不住的喘气,“怎…怎么可能!景儿…她!…她…”

    “按理我该喊你声妈!景年说了,公司没了就没了,就当你们还债了,还让你养好身体。不要记挂她,我会给她幸福的…”

    “闭嘴!景!…景年她…”

    话还没说完人就昏死过去。

    顾赢天站在原地冷笑着。

    过了十分钟他才按了床铃,叫来医生。

    最后林母被宣告死亡。

    一切都结束了,除了关在精神病院的林景年。

    顾赢天转身离开,他想他和林景年大概是扯平了,这一次是他害死了她母亲。

    但是,无妨。

    精神病院。

    林景年无意间看到关于林家的消息,她撕裂的哭叫着摔了房间里所有的东西,几个护士都按不住她。

    在这里,她无数次说自己没病,可是没有人信。

    她想顾赢天到底是赢了,他成功了,他报仇了。

    她挣脱开,一把揪住一个医生的衣襟,撕心裂肺哭叫着嘶吼,“告诉顾赢天!我不会放过他的!死也不会,做鬼我也不会放过他!”

    后面的几个护士趁机扑上来按住她…

    这天,顾赢天正在公司开会,精神病院里,医生打来电话,他起身去接,脸上是万年不变的冷漠。

    可是听到对方说的话,顾赢天停住了脚步!

    呼吸有些紧,他敛眉,握着手机的手指骨节泛白,声音喑哑低沉,带着不可置信,“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医生再次重复,怕得罪他,可是却不敢隐瞒,只能简洁明了的说 “顾先生!您的太太,林景年,林女士。于今天早上,因为服用过多的安眠药,经抢救无效,死亡…”

    “你说谁?…林…林景年?”

    “对!就是林景年女士,您的妻子,请您现在过来确认遗体…”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