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王子墨折回医院,顾赢天便在车上等。

    两年了,他不知道林景年当年是怎么从他眼皮子低下逃出精神病院,还被人给捡走的。

    她以为她逃了,可是,她错了,她应该躲好一点不要让他发现,不然她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不管是为了什么,她都不可能有机会嫁给别人!

    她林景年生是他顾赢天的人,死是他顾赢天的鬼!

    更何况,他们之间隔着的是血海深仇。

    还加上一条无辜的生命,他们的孩子。

    她以为是真的想放就能放下的这么简单?

    王子墨回到车上,立刻开口说,“老板,夫人遇上麻烦了。”

    顾赢天神色不豫,王子墨这才一本正经,正了正口气,“咳咳!”

    “是这样的,原来夫人的未婚夫有病啊!”

    说完又被顾赢天狠狠的瞪了一眼。

    “咳咳!夫人的未婚夫,也就是这位吴莫先生,原来他有白血病。说是前不久才查出来的,现在正在医院接受化疗。夫人是来交钱的,毕竟化疗的费用不低。”

    顾赢天想到之前她去做陪酒女的事,脸更黑了。

    原来她这么拼命挣钱是为了给别的男人治病,不惜以出卖身体为代价。

    也是,她早就不是什么纯情少女,在他之前不也早就被男人玩过?

    她果然贱,为了给一个男人治病,陪那么多男人睡!

    几天后,顾赢天依旧在红楼谈生意,当然,这次他是故意选在这里。

    他知道的,林景年还会来。

    这次的林景年和之前不同,她穿得更加暴露了,上次被她打的那位花花公子正做在她的旁边。

    林景年因为上次的事,差点被辞退,可是其他地方不可能有这里赚的钱多,所以她打算给这个人道歉。

    对方一看她是来道歉的就一副看好戏的目光看着她。

    花花公子叫蒋寒,是个公子哥,他一把将林景年拉到他的旁边坐下,指着桌上的几瓶酒说,“你要是喝了这几瓶酒,我就接受你的道歉怎么样?要是你不敢喝,就陪我睡一晚,这事也算是了了。”

    这边一闹,其他人也都看着她,想来这姑娘怕是势必要被这蒋寒给拿下了。

    蒋寒这是根本就是故意的,他就是看准了林景年不敢喝,也不可能喝得了,这酒就算是男人都不敢这么喝,更何况一个女人。

    林景年往桌子上一看,形形色色的酒,都是烈酒,就是一瓶,她喝下去都受不了,更何况是那么多,可是…

    林景年拿起其中的一瓶,扬起头猛的往喉咙里灌,很快胸腔处就传来一种火辣的感觉,慢慢延伸到喉咙。

    她不是不能喝酒,相反她的酒量也不算差,只是这混着喝这么多烈酒,她不敢肯定…

    蒋寒没想到林景年真的会喝,本来他都想好今晚一定要干死这个贱人,上次居然敢打他,看得上她,是她的福气。

    很快林景年已经喝完了第一瓶,周围传来一阵阵的起哄声,林景年抬头,便看到了顾赢天。

    很快她便移开了视线,拿起第二瓶,仰头继续喝,第二瓶喝完,她的脸已经通红,脑袋也有些晕了,好在还能坚持。

    只是如果再喝一瓶,可能就…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