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看了看桌子,皱了皱眉头,最后林景年猛的站起来,对着蒋寒弯了下腰,“抱歉!”转身就要离开这里。

    蒋寒一把拉住她的手腕,把人拽住,“哎,别走啊!这是做什么?这才喝了两瓶,我还没有原谅你,你怎么就想跑了…”

    周围看戏的人也没想到这姑娘会这样,一时也起哄说,“对啊!对啊!美女,难得蒋大公子看得起你,你最好识相一点。”

    林景年本就有些头晕,此刻更是不耐,愤怒的看着蒋寒,“放手!我刚才并没有答应你!”

    蒋寒的手往她的腰上摸了一把,“你可真是个辣妹啊,不过有味道,我喜欢!”

    林景年没想到这蒋寒居然这么无耻,“你放手!”

    “我不放,你能怎么样!”

    “你!…”说着林景年的头晕了一下,蒋寒趁此机会将人打横抱起,林景年惊叫,“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放开你?别急,这就带你去床上,马上放开你。不但放开你,还会将你放到最开…”

    突然,一只手抓住了蒋寒的后衣领,四周嬉笑的声音突然都消失了。

    “蒋公子这是要带我的女人去哪啊?”

    顾赢天沉着脸,声音里夹杂着不悦,谁都能听出来。

    蒋寒回头看去,看到来人,立刻放下抱着的人,“原来是顾总,幸会幸会。”

    “怎么顾总也到这里来找乐子?”

    顾赢天不做答应,这让蒋寒有些下不来台,这才指着林景年说,“原来这是顾总看上的,不好意思,之前她也没说,你看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吗?”

    林景年站在旁边不说话,看着蒋寒这幅嘴脸她就恶心。

    可是看向顾赢天,她的心里却是五味杂陈,这是他第三次救她了。

    她笑,她该感谢他吗?

    这是打一个耳光,再给一颗糖吗?

    而显然,顾赢天不是蒋寒可以得罪的。

    “既然蒋公子现在知道了,那我可以带我的女人走了吧!”

    蒋寒立刻点头哈腰的说,“请便,请便。”

    顾赢天一把将林景年扯到跟前,“还不走!”

    顾赢天的脚步越走越快,林景年踉踉跄跄的跟在身后,好几次差点摔倒,她生气的问,“喂!你要带我去哪啊?”

    刚说完顾赢天就停了下来,一把将她往旁边一推,“进去!”

    进门后林景年立刻甩开他,“放手!你要干什么?”

    她只想赶快离开,她再也不愿和顾赢天做多余的牵扯,他们早就结束了,她已经努力去忘记他,当初的林景年早就已经死了,现在的林景年把过去种种都已经忘了。

    他们早该各自有各自的生活。

    没等她发作,顾赢天沉着脸就开始怒吼,几乎要吃人的样子,“林景年,你就这么缺男人吗?”

    “你什么意思?”林景年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是侮辱她。

    顾赢天走近她,冷笑着,眼里全是暴怒的戾气,“我什么意思还不够明显吗?啊?”

    顾赢天用力的拽住她的一只手,理智几乎全无,从刚才看到蒋寒将手放在她的腰上,而她该死的为了挣钱居然喝了那么多酒,他就已经快要失去理智,怒火中烧了。

    “我说你是贱货!整天上赶着被人骑,你以为你很厉害吗?啊!”

    林景年的眼泪隐在眶中却不滑落,早就做好了准备,可是被他这么说,她的心却还是感觉好痛。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