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回到房间里,顾赢天坐在床边冷冷的看着她,淡淡的开口,“既然是情妇,那就该是你主动才对,还需要我指示吗?”

    林景年眼中起了一片水雾,不停的告诉自己,林景年为了救吴大哥的性命,不要停,你不能停,你要坚持住,你怎么可以停。

    林景年低头亲吻顾赢天,而他一动不动,一点也不配合。

    其实,这么多年来顾赢天除了林景年从没有碰过任何女人。

    曾经的他心中只有仇恨,可是林景年死后,他却在梦中梦到过。

    他顾赢天从一开始对林景年就不是真心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后来他竟然会心痛,会不忍。

    他自知自己骨子里就是一个冷漠绝情的人,让他爱上一个人并不是一件轻易的事,经过林景年,他就更不相信了。

    因为林景年不是自诩只爱他一个吗?就连知道了他是骗她的,她也不止一次说过。

    她对他是真心的。

    可是现在她不是说忘就把他给忘了,还陪他之外的男人睡过。

    这种贱的女人,有什么资格说爱,差点他就信了她的邪!

    第二天,顾赢天一早就离开了,而林景年几乎下不了床。

    之后的三个多月来,顾赢天日日都要将她折磨到天亮。

    林景年已经有三个多月没有去医院了,饭桌上,林景年说下午想去医院看看吴莫!

    顾赢天一听立刻抬头不悦的看着她,林景年不管他生气的表情,继续说,“我想去看看他,这么久没有见到我,我想他大概担心了。”

    顾赢天见过那个男人,也去医院核实过确实得了白血病,只是他没想到的是那男人长大竟然不耐,也是,一般的男人能让她这么挂念?

    顾赢天将筷子往桌上一丢,满是不耐神情,嘲笑林景年,“林景年!你是不是以为我给你几分好脸色,你就可以蹬鼻子上脸了?”

    林景年脸色煞白,不作声,握着筷子的手紧得发疼。

    顾赢天盯着她看了一会,最后不耐的说,“晚上七点之前必须回来。”

    林景年松了一口气,顾赢天让王子墨送她去医院,到了医院,林景年说,“我自己上去吧,你在车里等我就好。”

    王子墨想也是,人家见面肯定是不想他这个外人在场的,便听了她的决定在楼下车里等她。

    到了医院,林景年进入病房,一个脸色苍白的男人见是她来了,立刻笑了,“景儿。”

    林景年点了头,“吴大哥,你最近还好吗?”

    吴莫点了点头,“嗯,挺好的。最近很忙吗?”

    他知道为了救他,她每天都在很辛苦的挣钱。

    “谢谢你,景儿,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

    林景年摇了摇头,眼里是认真的神色,“不是很忙,吴大哥别这么说,该说谢谢的人是我。如果不是你帮我,可能我现在已经不在人世了,真的,我很感激你。”

    其实吴墨就是当年林景年所在的那家精神病院工作的的一名医生,那时候谁都不肯相信林景年没有疯。

    林景年在那个地方,几乎被逼疯,你能想象每天和一群精神病人关在一起是什么感觉吗?

    她知道如果继续下去,她一定也会疯的,但是最后击垮她的终归是顾赢天的绝情。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