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顾赢天躲避她的眼睛,根本不敢去看她,心中悲痛欲绝。

    林景年不敢相信,她放开扶着的东西,试着站起来,可是没有一秒她就摔了下去。

    如此三番两次…

    林景年怔住了,眼泪翻涌而至,痴痴的匍匐在地上。

    顾赢天看不下去了,也绝不想再骗她,立刻冲过去扶她,担心的问,“怎么样?摔疼没有?”

    林景年几乎发不出声来,她怔怔的看着他问,“我的腿没知觉了?为什么?为什么我的腿会没有没有知觉,你告诉我!”

    顾赢天抿了抿嘴唇,却还是没有说话。

    晶莹的泪珠挂在睫毛上,她颤抖着嘴唇,“我的腿是不是出了问题,我不能走路了,我瘫痪了对吗?”

    顾赢天悲痛看着她脸颊上的眼泪,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知道他犯的错就算是让她拿刀杀了他也不为过。

    林景年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了,苦涩的泪水浸湿她的心,犹如硫酸一样泼在心上,没有了腿,简直比杀了她还让她难受。

    顾赢天试图安抚她,他按住她的肩膀,“你听我说!因为车祸的时候你被卡在座位上,被伤到了脚还有脊椎,所以腿暂时站不起来了。”

    “暂时?暂时是多久?一年?两年?还是十年?”林景年尖叫质问,一把推开他。

    哈哈…

    她瘫了,从今以后,她就是一个废人了,

    果然,她瘫了!

    林景年心如死灰。

    突然,林景年又想起了吴莫,“那吴莫呢?”林景年又问。

    顾赢天直直的看着她的眼睛,这双眼睛里此刻的悲痛,与伤心绝望,是那么的明显。

    难道他还要让她更痛吗?

    可是他还能再欺骗她吗?

    “他真的死了,我把你抱出来,本来想回去救他的。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回去,车子就爆炸了。”

    吴莫!尸骨无存!

    死了?吴莫死了。

    “不可能,你说的一个字我都不信,你一定是骗我的,你就是为了抓住我,你就是为了折磨我,所以你才…”

    顾赢天没想到她会这么想,急忙解释到,“没有,我没有,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你可以问医生,我…”

    林景年根本不想听,她捂住耳朵,“闭嘴!闭嘴!我不信!你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会信,你给我滚,我一点也不想见到你,这辈子都不想见到你。你滚啊!”

    顾赢天知道她醒来一定不会接受,他也很痛苦,在她昏迷的这段时间,他想了无数次等她醒来,他该怎么和她说这些事。

    他要怎么和她说,她才能够接受,才能够好受一点。

    他不想说,他不想让她痛苦,可是他真的不能再欺骗她了。

    顾赢天一把将她紧紧的抱住,厉声嘶吼着,“景儿!我知错了,可是我说的话都是真的,你冷静点,不要这样好吗?”

    你不要这样,看到你这样,我会很难过。

    林景年根本听不进去,她只有一句话,让他滚,滚出她的世界。

    她恨他,因为爱上他,她遭受了太多的痛苦。

    顾赢天感觉心中有火焰在燃烧,他想怒吼,可是看到她这样他却什么都说不出口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