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他怕!

    他怕她早就对他死了心,他怕她对只有恨,而爱,在这么多年的痛苦与绝望中,早已经消失殆尽。

    他怕她死也不肯给他一个机会。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顾赢天急忙一把将林景年扯入怀中,紧紧的抱着她,眼神里全是迷茫与苍惶,这是一个迟来的拥抱。

    可是他却心肝都轻颤,其实他渴望这样拥抱她,有多久,他自己都已经记不清。

    他不是对她一点感情也没有。

    不是!不是!

    从来不是!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有想到他会死!”

    林景年眼泪流过不停,不断的摇头,木然的听着他的道歉,可是现在她早已经没了感觉,无论他说什么,她都绝不会原谅他。

    她只是悲哀,她错了,她又错了,她为什么当初不死掉,如果当初她死了,就不会遇到吴莫,这样就不会害死他。

    都是她的错,林景年推开他,一个耳光打在自己的脸上,泪水早就寒彻骨,嘴里说着,“不,是我害死了他。是我!”

    如果不是她,如果没有遇见她…

    她几乎疯了一样不停的打自己,顾赢天惊慌失措的拉住她的手,眼里全是悲痛,“不是!是我!你要怪就怪我!不要这样…”

    他的心好痛,他真的错了,错得太离谱!

    但是他决不能放弃她啊,他什么都没有了,他只有她啊,这么多年来,他就只有她啊!

    曾经他以为她也离他而去,可那时候他不懂珍惜,即使那样,他都告诉自己绝对不要去后悔,可是现在事实证明一切都是他的错。

    他想赎罪,即使是付出一切!

    可惜林景年并没有听到他的忏悔,就气昏了过去。

    醒来的林景年再没有说过一句话。只是不停的流泪!

    看来她已经接受了吴莫的死!

    直到林景年出院。

    林景年出院后,就被顾赢天接到了他住的地方,不是之前的房子,他怕她想起不好的记忆。

    她的腿不方便,顾赢天抱着她,将头放在她头顶,她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顾赢天满心酸涩,他不知该如何做,才能求得她的原谅,声音低沉喑哑艰涩,“我知道你恨我,可是你也要好好活着才是,如果你不解气,可以打我,骂也,怎么都行。”

    “就是不要这样惩罚我!”

    她可以怨他,怪他,恨他,可是就是不要这样惩罚他,他真的受不了。

    林景年却突然推开他,冷漠的眼光死死的冷淡的看着他。

    这是顾赢天吗?这是那个她认识的顾赢天吗?

    顾赢天认错?顾赢天请求她的原谅?

    呵,她没听错吧!

    可是这一切都太晚了。

    林景年扬起手,一耳光打在顾赢天的脸上,可是她的心却在流血,她看着他,眼里全是恨意。

    “对,顾赢天,我恨你!恨之入骨,你就是死,我也不会原谅你!这一耳光,是替我过去的愚蠢!”

    “啪!”

    “这第二个耳光,是为我爸!”

    “啪!”

    “这是为林氏!”

    “啪!”

    “这是为孩子!”

    “啪!”

    “这是为吴莫!”

    顾赢天的脸上全是通红的手印,眼神里没有一丝怪她的意思,只是温情的看着她。

    没关系,本就是他做错了,她想怎么做都行,只要她能接受他的道歉。

    他只是庆幸,幸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