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只可惜林景年早就不会去注意他的想法,她恨他,在她心里她和顾赢天的爱,早就死了,死在那一条条人命身上。

    她的眼底早已经暗淡无光,只是淡淡的说,“滚出去!”

    “从今以后,我说过再也不想看见你!为什么你还要出现,你滚!”

    顾赢天不动,林景年指着门口,“你滚!滚出去啊,你听不懂吗?好,你不滚,我滚!”

    林景年从轮椅上试着站起来,顾赢天立刻抱住她,“不行!你不准走!你是我的妻子,我们从来没有离婚,你是我的,我不让你走。”

    顾赢天紧紧的抱住她,好似要将她揉入自己的骨血之中,他知道,千错万错都是他的错,可是他真的已经知道错了。

    他的眼里全是痛苦与挣扎,深吸一口气,终于说了出来,哽咽着说,“可不可以给我一次机会!我知道了,我都知道了,当年的事!”

    他看着她,扶住她的肩膀,眼神温柔,好似回到了过去刚认识的时候,她以为他是真心的那时候。

    “对不起,当年…当年我没有查清楚事情的真相,现在我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都是我不好,我不敢祈求你现在原谅我,但是我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我会照顾你,不管未来怎么样,我都会照顾你…”

    顾赢天说什么,林景年并没有听进去,她只听到了一句,他说当年的事,他没有搞清楚。

    现在他清楚了!

    林景年没有说话,只是无声的流泪,现在就算他认错了,又能怎么样呢?

    死去的人能活过来吗?

    她能站起来吗?

    难道他一句错了,他们就可以回到过去吗?

    她不知道是他太天真,还是他以为她爱过他,就永远会为了这份爱不顾一切吗?

    不可能,他们早就没有未来。

    他难道不知道吗?一切都太晚,太晚了!

    林景年冷笑的看着这张和她纠缠多年的脸,语气冷漠,尖酸,刻薄的质问,“照顾?谁稀罕你的照顾?顾赢天,你以为你这样就有用吗?想要我原谅你,除非我父母能够活过来!”

    “除非吴莫能活过来,除非你让我站起来?你做得到吗?”

    顾赢天惨白着一张脸,是啊!那么多人都因他而死。

    要让她原谅自己,除非这些错都有机会弥补,可是怎么弥补,这些都是人命!

    林景年流着泪冷笑,“怎么?做不到吗?那就别再来说这些话,只会让我更加讨厌你!”

    顾赢天的胸口被火烧一样的难受,握着拳头的手,青筋毕现。

    顾赢天怔怔的看着她背过身去,不愿再多看他一眼!

    夜晚。

    浴室里,顾赢天将林景年抱到浴室里,嘱咐她,让她泡一会,等她好了就叫他,他就在外面。

    林景年躺在浴池里,却在耻笑自己,林景年,你看看你现在变成了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活着有什么用,难道你又要这样一辈子被囚禁在顾赢天的身边吗?

    林景年不明白,老天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顾赢天!顾赢天根本从来就没有爱过她,可是她却为了爱他付出了一切,这代价真的太大了,大到她想只有用她的命才能偿还。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